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花溪江之行让凌志远感触良多,韩之泉只是一个小小副局长,便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在今年全省上下如此重视两免一补工作的情况下,仍敢伸手,前两年呢,这是秃子头上虱子——明摆着的事。

    两免一补工作是近期的工作要点,必须确保不出任何问题,这是底线,谁若是胆敢触碰的话,凌志远绝不会和他客气。

    凌志远到任也有段日子了,经过一系列的走访,他发现临清教育的问题不少。想要在短时间之内将其全都改正过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他现在所要做的便是抓大放小,必须尽快做出成效来。

    目前,临清市教育的三大亟待解决的问题便是全国素质教育先进市的申报,两免一补工作检查和临清中学的异地新建。

    除此以外,市委、市政府决定给临清市教育局增补一个副局长,这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任何工作都需要人去做,在此情况下,人的问题便显得格外重要。

    凌志远有心将中教处长宦启章提拔到副局长的职位上,不过这事难度不小,他得相机而动。

    第二天一早,花溪江教育局长宦华荣便来到局长办公室向凌志远负荆请罪。

    花溪江教育质态还是挺不错的,至于实小的职称问题和两免一补工作疏漏问题,和宦华荣都没直接关系。

    作为花溪江教育的领头人,宦华荣必须要承担相应的领导责任。

    至于这责任有多大,该如何承担,市局一把手凌志远的态度非常重要。

    宦华荣正是看透了这点,事发之后第二天一早便来向凌局长负荆请罪了。

    虽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花溪江教育两免一补工作失控始作俑者是副局长韩之泉,但宦华荣作为一把手,是否真的与之一点关系也没有,谁也不敢保证。

    凌志远让宦华荣回去以后,针对花溪江两免一补工作的开展情况写一个调查报告给他,越详细越好。

    宦华荣拍着胸脯向凌志远连连保证,尽快将报告写好报到市局来。

    “这个报告不急,但一定要全面,将所有问题都说清楚。”凌志远沉声说道,“这样吧,你下周一将报告送过来,到时候,我们再详谈!”

    看着凌志远一脸淡定的表情,宦华荣心里很有点没底。

    凌志远这会若是将他狠骂一顿,宦华荣心里反倒踏实。领导骂你至少说明他还想用你,像眼前这般,看上去云淡风轻,什么事没有,反倒容易出大事。

    尽管心中很是惶恐,但宦华荣却丝毫也未表露出来,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除此以外,你们花溪江职称工作也不可忽视,必须认真做好梳理,将不合要求的全都剔除出去。”凌志远沉声说道,“如果再出事的话,你要承担所有责任。”

    “凌局,职称问题我已让他们着手梳理了。”宦华荣出声道,“另外,一会我就去人事处,将唐雅妍的关系调回花溪江,明天一早就让她回去上班。”

    “你们可将唐雅妍作为一个典型,严肃处理。”凌志远沉声道,“我建议将她调到偏远农村去,先待个三、五年再说!”

    宦华荣知道唐雅妍和张天成的关系,本想将他调回花溪江仍在实小工作的,也算是给张大少一个面子。凌局长既然提出了明确要求,只能将她扔到乡镇去了。

    “好的,凌局,我将严格执行市局领导的指示!”宦华荣沉声说道。

    凌志远轻点了一下头,沉声道:“临河乡的教育比较滞后,就让她去那儿历练一番吧!”

    宦华荣听后,连忙点头答应下来。

    唐雅妍本想一举两得,先晋升高级职称,然后调到市区来。眼看就要两全其美之时,凌志远去花溪江调研,先是职称泡茶,随即被调到偏远的临河乡去。

    人算不如天算。

    宦华荣和张天成之间的关系一般,凌志远既然提出明确要求,他绝不会出手保唐雅妍的。

    花溪江出了这么大的事,宦华荣作为教育局长如泥菩萨过河一般,自身尚且难保,哪儿顾得上其他人。

    看着宦华荣走后,凌志远的眉头紧蹙了起来。他觉得有必要和市纪委纪检监察一处的处长李顺成联系一下,请他在审讯韩之泉时,有针对性的问一问宦华荣的事,如果有问题,绝不姑息。

    凌志远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想到这儿后,立即拿起电话给李顺成打了过去。

    教育上的两免一补工作检查是近期市里的重点工作之一,花溪江副局长韩之泉竟敢往这里面伸手,市纪委对此也很重视。从某种角度来说,凌志远等于帮了李顺成的忙。

    接到凌志远的电话后,李顺成当即表示,他会注意这点,如果有问题及时和其联系。

    凌志远听后,连声向其道谢。

    宦华荣出了凌志远办公室后,立即去了市局人事处,亲自将唐雅妍的档案带回了花溪江。

    中午临近放心时,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唐雅妍正在护送一年级小朋友的路队,突然接到市局人事处负责人的电话。

    对方在电话里说,由于唐雅妍的人事关系有问题,让他今天下午去花溪江教育局报到。

    唐雅妍听到这话后,只觉得头脑中嗡的一下,连忙驾驶着她的红色MINI,从临清赶回到花溪江。

    张天成正和妻儿在一起准备吃饭,见到唐雅妍发的短信,让他立即下楼来。

    不明就里的张天成本想吃完饭再下楼的,谁知楼下却响起了尖锐的汽车喇叭声。

    张天成听到声音便知道是唐雅妍的车,匆匆和妻子打了声招呼,说有朋友找他有急事,当即便下楼去了。

    上了车之后,张天成一脸不快道:“你是不是疯了,怎么找到家里来了,若是惹火了她,你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张天成的妻子郑晓芸是花溪江县长郑华林的千金,她若是知道张天成在外面养小三,绝不会轻饶了他。

    “市局的人让我回花溪江上班了,你若不把这事帮我解决,老娘和你没完!”唐雅妍怒声咆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