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残阳似血令橙黄的天空晕开了一抹嫣红。
    『武魂城』的晚霞没有比『诺丁城』好看到哪里去不过是所能站立的城墙要高出不少罢了。
    可这城墙区区八十来米的高度在阿蓝曾经居住过数年的『蓝银山脉』中不过随处可见, 连号都排不上。
    自十二岁跟随风灵进入『蓝银山脉』除去一开始朝不保夕饥一餐饱一顿的那段时间外阿蓝就很喜欢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坐在山巅静静看着落日余晖。
    此时此刻, 阿蓝坐在『武魂城』面向西方的这段城墙之上举目望着天空。
    天空自头顶隐现白月的蔚蓝, 约往西, 就越发的昏黄起来远远地除去天边那寥寥几片云彩并无其他景象阿蓝却看的出神。
    目光虽然投向远方阿蓝的心神却沉浸在之前下午时分的那惊天碰撞口中喃喃自语着:
    “那真的是空间的极限吗?”
    “那么这片天空有极限吗?”
    “头顶的这日月有极限吗?”
    “更上面的星宇有极限吗?”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自阿蓝的口中道出不知何时来到她身边的林羿保持静默没有回答。
    并且抬手阻止了‘剑斗罗’尘心与‘斩龙斗罗’万剑一两人的发声。
    阿蓝没有在意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尘心与万剑一两人的气息依旧出神的看着落日的余晖。
    林羿知道此时的她需要的不是任何人给予的答案。
    “世间万物皆有极限只因, 他们所在的世界既是生养、保护着他们也是将他们囚禁在这个有极限的世界之内”
    “而我辈剑者则当以掌中剑破开这片天地束缚逐道而去”
    突然的连林羿都不记得或者说不会刻意去记忆的一幕出现在阿蓝的脑海中。
    那时的林羿面容稚嫩但语气却大的能够容下脚下的这片大陆
    一直以来阿蓝都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她的羿哥哥并不是一位纯粹的剑客。
    但在阿蓝的认知中她的羿哥哥对剑的认知对天地的认知却是足够的清晰与深远。
    不是剑客却能够挥出比她还要锋利的剑气。
    不是剑客却能够悟出一个接一个的剑道至理。
    不是剑客却能使出包罗万象的剑意。
    自小天赋就远逊常人的阿蓝从未有过傲气觉得自己一定要比别人强大, 也从未出现过要与她的羿哥哥比较的念头。
    但当她在那片危机四伏、野蛮厮杀的山脉密林中悟出属于自己的剑意、剑心之时她就明白了自己的剑道是什么~
    是守护守在羿哥哥的身边斩灭拦在身前的一切
    所以阿蓝可以在二十级准大魂师的时候殊死一击险些拉着当时已经是魂帝的柳二龙同归于尽。
    可以在魂宗之时与五环剑斗罗切磋战而胜之
    可以在魂王之时与六环剑斗罗切磋再胜
    而后借助林羿魂技分身施展的武魂融合技一对一的切磋中一剑刺入超级斗罗玉元震的腰肋剑气、剑意侵入脏腑令其重伤
    也就是当时【蓝霸学院】的随队老师‘九心海棠’的上一代传人叶泠泠的母亲在场施展魂技在阿蓝自主驱散剑气、剑意的情况下将玉元震治愈。
    不然老龙的跟头栽的就大了~
    话归正题当林羿循着阿蓝那时隐时现的剑意来到『武魂城』面向西方的这段城墙之上时阿蓝正好因下午‘战将战队’与‘红颜战队’的两大武魂融合技之威而陷入了领悟之中。
    在收敛自身气息将唯一能够牵动阿蓝心神的因素排除后林羿拉着尘心与万剑一这两大剑客后退几步为阿蓝的顿悟让出空间同时也着手防备外界因素的干扰。
    “羿哥哥说天地有极限限制了我们的境界限制了我们的寿命限制了我们的一生~”
    “但祂却不能限制我们的思想”
    “所以我的剑我的剑意、剑心应当与羿哥哥的思想一样是无限的”
    “羿哥哥说过我的根骨是凡骨但我的剑应当是——天剑”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天地为剑道为剑最终破开天地破道而立”
    伴随着阿蓝的喃喃自语渐渐地原本开始昏暗的大地上突然又亮了起来。
    只见一股比太阳还要璀璨的剑芒自阿蓝的身周迸发照耀着『武魂城』方圆数十里的天空如白昼一般。
    恰在此时伴随着一股刺破万物的浩瀚剑意出现阿蓝的目光所及遥远天边半是灰黑半是碳红的云霞被分割成两瓣。
    “这样的意志有成神之资”
    不知何时一位身着灰袍的英俊中年以及一位金袍银绣装束须发皆白的老者同时来到了林羿三人的身边一齐看向剑意勃发的阿蓝。灰袍中年眸绽金光口中说道。
    “阿蓝不在乎能不能成神只愿守在羿哥哥的身边~”
    收敛身外的剑芒与剑意阿蓝玉白的俏脸上露出恬淡的笑容回应着灰袍中年刚刚的评语。
    待转过身来那道心心念念的身影纳入眼眸里的瞬间当即笑靥如花喜道:
    “呀羿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呀?”
    话音未落如小鹿般轻轻一跃来到林羿的身边揽住了林羿的臂弯嗪首依偎在那算不上健壮却依旧有力的臂膀上。
    “一别三年有余不知冕下近来可好?”
    林羿嘴角含笑抬手捋了捋阿蓝湛蓝色的长发对着灰袍中年打了声招呼。
    来人正是【武魂殿】裁决大长老千道流。
    三年前林羿初来『武魂城』夜月离去之时曾在『武魂城』外的官道上碰过面。
    当然从始至终千道流都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与身份但他知道林羿应该知道林羿也确实知道虽然不是从当时千道流显露那一身华丽魂环所知道而是从一开始就通过神魂视角‘看’着对方找上门来而知道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