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无法锁定目标。
    这是魏长天在使用系统中的所有指向性道具时第一次遇到的意外情况。
    什么意思?
    不是人就不能用?
    可系统中明明没有说明不能对“非人”使用啊!
    就像之前的云莲,本体是鱼妖,但还不是能被“神击”锁定吗?
    所以这尼玛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魏长天顿时僵在原地,手掌虽然已经伸了出去,但却并未施展出任何招式。
    这也使得对面年轻男子脸上的惊恐之色瞬间消退了不少。
    见魏长天好似并没有击杀自己的能力,他倒也没有出言讥讽几句,只是瞬间便穿过屋墙逃窜而出。
    没错,不是撞破、不是闪出,而是直接穿过了屋墙。
    魏长天见状赶紧追击过去,而秦正秋也随意挥出一掌砸在裴大钧胸口,紧接着便同样纵身跃入黑暗中的奉元城。
    “唰!”
    “唰!”
    “唰!”
    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
    如果站在高处俯瞰下来,那奉元城如今的样子其实颇为美妙。
    但不停穿梭在一条条巷弄胡同、一瓦瓦屋顶上的三人却压根没心思欣赏这些。
    尤其是魏长天。
    随着他距离前方两个人影越来越远,他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难看。
    鉴妖罗盘,无法指示目标。
    神击,无法锁定目标。
    千里烟波,无法锁定目标。
    这阎罗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竟然连系统道具都拿它没办法。
    淦!
    虽然扶摇步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但由于境界上的差距,使得魏长天的速度终究还是差着阎罗和秦正秋不少。
    眼见再过几息自己就要彻底“丢失目标”了,一个莫名的想法却在此时突然涌上脑海。
    肩挑一轮月,身辉四方明。
    挑月剑可伤阎罗!
    “这......”
    魏长天不知道这个奇怪的念头为何会出现,他只是感觉仿佛有一只大手正在扯动自己的手臂,慢慢将漏影拔出刀鞘。
    这种被人操纵的感觉很不舒服,不过眼下魏长天也来不及多琢磨,便顺着那股意志遥遥向前挥出一刀。
    “铮!”
    刀鸣声微弱且短促,唯有银白月光勾勒出一条浅浅的刀气向着那如豆大小的黑影激射而去。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魏长天其实并不指望这一刀能够起到啥效果,毕竟刚才他已经亲眼看到秦正秋连续冲阎罗挥出好几掌,但皆没有伤到后者分毫。
    挑月剑最牛逼的地方就是它能让非上三品的武人施展出带有“势”的攻击,可秦正秋每一招都有势蕴含其中,却也没见能奈何得了阎罗。
    所以挑月剑又怎么可能......
    【叮!】
    【检测到宿主成功掠夺天道之子“白有恒”部分气运!】
    【奖励系统点数:200】
    ???
    看着远方那个明显停滞了一下的黑影,魏长天先是一愣,紧接着便瞬间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卧槽!阎罗就是白有恒的气运神兽!
    气运神兽并不是妖,所以不会被鉴妖罗盘锁定!
    这也是为什么自己体内的另外三只气运神兽对阎罗有威慑作用!
    而眼下的情况再明显不过了,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挑月剑确实可以伤到、甚至斩杀阎罗!
    “外公!用挑月剑!!”
    暴喝一声,又将那胖乎乎的嬴鱼招出体外,魏长天遥遥一指秦正秋的背影。
    “去,跟着那个人!”
    “嗖!”
    此前一直表现的傻不拉几的嬴鱼好似终于听懂了这句命令,当即便摇晃着尾巴直追秦正秋而去。
    而就在它于夜空中游曳了几息之后,魏长天也彻底看不到阎罗和秦正秋的身影了。
    “呼......”
    深吸一口气,慢慢停下脚步。
    魏长天纵身从房顶上跳回地面,有些担忧的看着那抹同样变得越来越小的红鱼,随手将漏影收回刀鞘。
    有嬴鱼在,秦正秋就应该不会受到阎罗之眼的影响,并且秦正秋也会挑月剑,保不准就能把阎罗给杀了。
    眼下两人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自己也没法再追,只能先去查看一下裴大钧的死活,然后再回公主府跟楚先平商量一下。
    打定主意,魏长天刚准备往回走,可此时却有几声鹰唳突然自不远处响起。
    “啁!”
    “啁!!”
    嗯?
    这什么东西?
    哦,对了,掠夺完天道之子的气运后对方的气运神兽会有一部分归属自己。
    所以说,这玩意儿就是阎罗本体?
    看着身前长着翅膀的小黑豹子,魏长天咂咂嘴,心说倒是跟传言中一个模样。
    似雕非雕,似豹非豹。
    颜值应该是他目前拥有的四个神兽中最丑的一个了。
    “唰!”
    挥手将小蛊雕收回丹田,一边往回走,魏长天一边思考着一个刚才没工夫细想的问题——
    老张头既然会挑月剑这个可能是当今世上唯一一种能伤到气运神兽的神通,而他又说过自己曾“一剑斩阎罗”。
    所以,他百分之九十九就是那个神秘剑客。
    至于为什么李岐说那个剑客姓周......这是小问题,暂时不用多想。
    现在最关键的是不知道老张头和阿狗是否安全。
    毕竟裴大钧已经派杀手去拦杀他们了。
    幸好自己此前为了以防万一提前找了些镖师去接,好歹多了一重保障。
    但还是不太保险......不行自己就亲自跑一趟。
    嗯,先去找到裴大钧问个清楚再说。
    脚下步伐不由得加快了几分,如今已近丑时,街上早无半个行人,只有几家店铺没有收起的招幡在夜风中轻轻摇晃。
    魏长天又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半空的明月,突然回想起方才经历过的心魔幻境。
    如今自己已然清醒,自然明白那些“亡魂”对自己的质问其实有诸多漏洞,亦清楚这只是蛊雕,或者说阎罗扰乱敌人心智的手段。
    可是不得不承认,当时自己心中的愧疚却也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那些人,真的必须死么?
    魏长天其实心中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然后他便又认真思考了一下,如果让自己现在再选一次,他是否会做出与此前不同的选择......
    “哒!”
    夜色下,身着黑衣的俊朗男子突然顿了一下脚步,旋即继续大踏步向前。
    嗯,不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