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确定了吗?”一个中年男子满脸严肃的看着眼前的青年:“老子藏了你二十多年,结果你还是要走上这条路吗?”“爸……”吴钰看着眼前之人张开口,最后却默默的低下了头。在后九门时代可以说能拿得出手的唯有吴家和解家,而吴二柏可以说是唯一扛鼎之人!可吴钰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他的儿子,而且还被他悄无声息的藏了二十年!众所周知,吴二柏一生无儿无女,也正是因此他无所顾忌手段狠辣阴毒从不留情,如果曝光有个儿子的话,会迎来怎样的报复不言而喻。“也许这就是吴家人的命运吧!”吴钰沉默许久,抬起头咧嘴一笑:“我现在明白了爷爷当初说的话。”整个吴家,知道他身份的就只有吴二柏和他已经故去的爷爷吴老狗。除此之外,哪怕是那个一手策划了整个事件的老三都不知道。用老爷子临死前的话说,吴家的根不能断。他就是吴家,本来想要让老大洗白,可没有想到还是没有阻挡的了天真的卷入。所以,吴家必须要再另作安排!可现在吴钰竟然又要跳进火坑里,这让吴二柏想不明白。“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忽然之间,吴二柏神色一凛,一股无形的气势压迫着吴钰。“没有!”吴钰缓缓抬起头双目无比空洞地望着吴二柏,整个人在这一刻气息摇身一变,若隐若现好像随时就要消失一样,如果不用双眼看去的话,根本不会感觉到眼前还有一个人存在。“砰!”吴二柏见状一把将自己心爱的那枚乾隆翠玉扳指给摔了个粉碎:“老子当初就不应该送你进十一仓!”“滚蛋!给老子滚!”丢过一个地址后挥舞着大手转过身去,看起来似乎根本不想在看到吴钰一样。“我一定会尽快把所有事情解决,也会保护好天真的。”说完,吴钰转身离开,在门口的时候将那一人高左右的琴盒背在身上,随后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咯吱……”没过多久,门又一次被打开,这一次是一个坐着轮椅的女子缓缓而入。“还生气呢!”看着吴二柏,脸上不禁好笑道:“你们父子俩一年见不了几次面,见面后每次又都闹成这个样子。”“玲儿……”吴二柏看着来人快步上前:“这臭小子啊,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不听话了!”“这孩子……是为了我,我知道!”女人叹息一声:“如果当初我死在了瓶山之上,也许就不会有今日了。”“不准瞎说!”吴二柏听闻神色一变:“当初我能把你治好,现在我也……”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女子脸色骤然一白,随后忍不住咳出一口带着金色的血液。“嘶!已经这么快了吗?”看到这一幕的吴二柏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鹿活草呢!赶快给我拿进来!”“没用的!不用试了!”女人拉着吴二柏的手摇摇头:“我服用太多次鹿活草了,体内的抗药性已经越来越强了,与其如此还不如给小钰留着。”“不!不!不!一定有办法的,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吴二柏仿佛着魔了一样慌乱道:“小钰……难道小钰也……”如果此刻他的样子被外人看到了的话,不知道多少人会惊掉下巴。谁能想到,叱咤九门黑白两道无不闻风丧胆的吴二柏,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嗯!虽然那孩子没有说,但我能感觉得到!”女人点了点头:“诅咒和诅咒之间,其实是可以相互感知到的,这也是分辨我们一族血脉的唯一办法。”“不行!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的!玲儿,你等我,再等等我!”吴二柏深吸一口气,随后快速离开了房子。而此刻吴钰已经快速穿梭在丛林之中了,这座从未经过开发的大山,都是他们吴家的产业,只不过不为人知罢了,因此就更别说深山之中的那座好似世外桃源的庄园了。他平日里除了十一仓以外,多数时间都和母亲呆在那里,到也谈不上郁闷。“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发放奖励……一剑仙人跪!”霎那间,脑海中突然被涌入了无数的记忆,让他微微有些眩晕。这也让他感叹不愧是李老神仙的成名绝技,虽然只是一式剑法,但其中所蕴藏的东西,竟然赶上了老黄全部传承的五分之三!是的,吴钰是一位穿越者,当他穿越到这个世界来后,也很懵圈。从小展露出超人天赋的他,被吴二柏悉心培养,本想着做一个文抄公或者混混娱乐圈,混吃等死一辈子的了。可当他五岁那年第一次见到吴老狗之后,整个人都懵了。如果说只有一个吴二柏还能觉得是巧合的话,可多了一个吴老狗,那一切就恍然大悟了。盗墓的世界!可没记错的话,原著里吴二柏可没有老婆孩子啊!但事实就是如此,他的确是吴二柏的亲生儿子。更让他震惊的是,自己的老妈……搬山一脉最后的传人,花铃!而他自己,无疑也继承了搬山一脉世代相传的诅咒。临上飞机前想了许久,吴钰在自己的微博里面发了一个封笔的公告之后,毅然决然的踏上了一条普通人无法想象的道路。而在另一边,吴二柏看着自己儿子发的公告后也叹了口气,想了很久还是拿起了电话。“二哥?”对面的声音带着几分诧异:“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老子给你打电话还不行吗?”吴二柏暴怒一声,火直接撒了出去。“……”电话那头的吴三书沉默了起来,等到吴二柏火气出够了这才道:“所以到底是啥事?”“呼……老子儿子要去找天真了,你注意点!那个小混蛋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老子就弄死你!”吴二柏带着几分无奈道。“啥,啥玩意?”吴三书这一下彻底惊到了。“儿、儿子?”“你的?”“我说老二啊,我虽然不聪明但也没傻到这种程度吧!”可一想到自家二哥的脾气,他知道这件事应该是真的,还是有些难以置信道:“你……你的?确定吗?做过亲子鉴定了没有?咱老吴家终于不再是一根独苗了吗?”“嘟嘟嘟……”可惜吴三书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里就是一阵忙音了。“哈哈哈哈……”吴三书见状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大笑了起来,难得的直接让潘子准备了一桌酒菜喝了半斤多。要知道,自从当年从海底墓出来之后,他就很少沾酒了。生怕喝多了会误事,闹出什么麻烦来。可这一次,他是真心的高兴啊!整个九门后代都青黄不接,吴家三代到了这更是单传一人,可谁能想到自己二哥竟然无声无息就多出来一个儿子啊!“嘿我这个脑子啊,竟然忘了问我二侄叫啥名字了!”刚想给吴二柏打个电话,可以想到刚刚的语气,摇了摇头:“算了算了,还是等等吧!”“嘿嘿,三爷!”一旁的潘子不禁笑道:“没想到二爷竟然藏了个儿子,这么看咱吴家可就您不给力了啊!”吴三书听闻不禁给了潘子一个爆栗,随后又喝了口闷酒:“我特妈现在总算知道为啥老爷子每次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老妈也是阴阳怪气的,合着他们早就知道这孩子的存在了!”其实吴三书这一点还有些冤枉吴家老奶奶了,因为吴钰哪怕如今已经二十一了,但却没有去过吴家老宅一次,更没有见过吴老奶奶。而吴老奶奶也只是在吴老狗说梦话里,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孙子在世的消息,但醒了之后的吴老狗三缄其口一推三六九根本不承认,所以吴钰的存在可以说真的是整个吴家的绝对机密了。与此同时,随着吴钰的微博已发布封笔之后,整个网文圈都掀起了一场大地震,纷纷不明白为什么开创了网文先河的至高大神会突然封笔,各种稀奇古怪的声音也都接踵而至了。不过,这一切和吴钰已经没有关系了。看着眼前这座庭院点了点头:“山水居,字着实差了点!”从牌匾的新旧程度上看得出来,这应该是刚挂上没多久的。“嘿嘿,不好意思,模仿的不太像。”门内的一个青年听到吴钰的话后,尴尬一笑:“我们这还在休整没有开业,暂时不卖东西。如果你想逛逛的话,可以随便。”说完,就打算转身离开了。“就这么放心我进去?”吴钰知道,眼前这个青年应该就是自己的大堂哥了!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吴天真,还真的是天真无邪啊!谁能想到十几年后,会变成让人闻风丧胆的九门邪帝呢?“你这院子里的瓶瓶罐罐,可没一个便宜的,我要是失手打碎几个,你哭都来不及。”“嘿嘿,我这儿的东西随便摆放,没有眼力能认出来的人呢,打碎了也没办法。能认出来的,基本上也不会差这三瓜俩枣!”他人虽然天真,可又不傻!只不过刚回国没多久,很多事情还不太习惯罢了。更何况,从这家伙身后背着的那整个散发着淡淡香气的木匣子,就知道是难得一见的龙脊背!这样一个人,会差钱?所以吴天真还是很放心的,甚至巴不得吴钰杂碎几个呢,到时候他也可以开张了不是!看透了天真的小心思,吴钰不禁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一边看着地上的各类瓷瓶古董,一边笑道:“你明明刚回国不久,可三叔那狡诈圆滑的劲到学了几分皮毛,但也不知道这对你好还是不好。”“???”天真一听但是愣了下:“你……认识我三叔?”吴钰站起身来看着吴天真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钰!”“我爸吴二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