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许诚从护国会的庭院离开后,立刻切换成杀手卡,利用潜行潜入夜色中。这一路上,他不停的更换身份和切换路线,连续耗费了一个多小时,才确认没有人跟踪自己。最后掏出手机打开地图导航,在地图上回顾着这一路的路线,不停往回推,最后发现纱理奈带自己去的地方是千代田区,距离皇宫和对策部本部并不遥远。许诚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在附近找了一家旅馆,然后切换成杀手卡,给星崎雪奈打电话。十几分钟后,一道身影出现在房间内,正好是瞬移过来的星崎雪奈。她这次没有再穿那一身性感诱人的职场黑丝套裙,反而是一副居家打扮,不过这一身宽松的衣物,依旧未能掩盖美好的身材。“这才一天不见,你就又想念我了吗?”星崎雪奈来之前似乎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建设,她双手托胸,唇角带着若隐若现的妩媚微笑,性格又恢复成那种喜欢挑逗小男孩的魔女。不过等她看清楚房间内的情况后,顿时脸色大变,下意识后退一步,脱口而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要我来这里干什么?”“这里是旅馆啊。”许诚奇怪道:“有为什么问题吗?”“当然有啊!!”星崎雪奈抬手指着房间里,魔女的性格荡然无存,失态的大叫起来:“为什么要我来这种奇怪的地方啊?!!”暧昧的灯光,粉色的墙纸,中间的爱心大水床,透明玻璃后的双人浴缸。还有墙边的架子上,放着各种让人脸红心跳的奇怪道具,皮鞭和狗项圈居然是里面最正常的。这明显就是一个以SM为主题的爱情旅馆房间。难道他之前在灵子墓中抽打我还不过瘾,还想再来一次吗?星崎雪奈的心狂跳起来,双腿下意识夹紧,看着许诚的眼神都不对劲了。“因为附近就这一家旅馆啊,而且你难道没见过爱情旅馆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许诚狐疑盯着星崎雪奈:“你的反应怎么这么大?”根据星崎雪奈以前表现出来那种坏女人的性格,应该是一个鲍经风霜的角色才对。为什么会对区区一个爱情旅馆的房间反应这么大?星崎雪奈也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连忙运转呼吸法,强制镇定下来:“谁、谁反应大了,我只是对这种地方不感兴趣罢了。”“不感兴趣?我还以为以你的性格,会很喜欢虐待人的快感呢。”“你对我很了解吗?哼,我可不是什么性格恶劣的抖S。”“那就是抖M咯。”“你放屁。”星崎雪奈有些气急败坏的反驳着,见到许诚看着自己的眼神不太对劲,连忙转移话题:“你叫我来到底要干什么,没事我可就不奉陪了。”她忍不住想要快点开溜,在这个奇怪的地方,感觉自己的思维都要变迟钝了。“肯定不是喊你来打扑克牌。”许诚掏出从前台那里要来的纸和笔,回忆这纱理奈的模样,将她的肖像画给画在纸张上,然后递给星崎雪奈:“帮我调查一下,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星崎雪奈接过纸张看了一眼,唇角微微一抽:“你这画功放到幼稚园小盆友里面也是吊车尾的,就没有照片吗?”只见画上是一个抽象的女人,三角形的脸,四方形的眼,还有面条似的长发和草莓似的和服。许诚却有不同的意见:“你懂什么,我画的不是形象,而是一种气质。”星崎雪奈终于忍不住,用手指着抽象画,吐槽起来:“那你是要我帮你调查这个外星女人的身份吗?抱歉我做不到,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被吐槽了,许诚也不气馁,往水床上一坐,重新拿出一张纸,然后运转第四层呼吸法,开始画起来。画得不像,最重要的就是没法控制住手掌,细微的颤抖导致线条走歪,无法完美重现脑海中的画面。第四层呼吸法让许诚对身体有着绝对的控制力,画出来的线条不会出现走样。他甚至连看都不看,直接闭上双眼回忆着纱理奈的模样,手指控制着笔尖,在画上慢慢勾勒出准确的线条。每一个学会第四层呼吸法的人,或许不是伟大的画家,但绝对是一个人形素描画制造器。就算以后没工作失业了,去公园摆摊给人画画也能混个温饱。星崎雪奈没有打扰许诚,静静打量着他的脸庞。虽然这张脸比明星还要帅,但她却没什么反应,因为容貌对于杀手来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随便就能更换。星崎雪奈可以肯定许诚这张脸根本就不是他原本的脸,而是一张假脸。她下意识凑近,想要找出许诚脸上易容术的痕迹。可是凑近时,她却发现不对。许诚的呼吸节奏不对。虽然星崎雪奈的呼吸法才第二层,但并不是她没有天分,而是把一半的精力放在开发瞬移能力上,否则早就是三星杀手了。三层呼吸法的秘籍她也看过,早就烂熟于胸,晋升到三层只是时间问题。而现在她发现,许诚的呼吸节奏,要远比第三层复杂得多,简直闻所未闻。这让星崎雪奈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念头——这就是第四层呼吸法!她的呼吸忍不住急促起来,心跳也加速了。就算对呼吸法的渴望没有秋宫月那么强烈,但第四层呼吸法对星崎雪奈来说也是充满了诱惑的。原本对许诚是否会第四层呼吸法只是怀疑,现在完全就是实锤了。她忍不住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试图摸清楚这种极其复杂的呼吸节奏。靠近后,不仅仅是呼吸,甚至还能隐约听到许诚强有力的心跳声。这心跳和呼吸节奏自然的融为一体,化作极为美妙的协奏曲。星崎雪奈听着听着,忍不住就陶醉进去了,她从未听过如此美妙的节奏。许诚刚刚画完,就嗅到一股带着甜腻的香风扑鼻而来,好像有人在面前呼吸。睁开双眼,见到星崎雪奈的脸离自己的脸不到两巴掌宽,甜腻的香风是她呼出来的气息。她弯下了腰,高挑丰腴的身材变成一个7字形,松垮的领口往下垂落,露出雪白漂亮的锁骨,和两座巨峰挤出来的一线天。许诚:“……”这算什么,开门见山,暗松秋波?星崎雪奈一脸陶醉的模样,似乎没有察觉到许诚在盯着自己。许诚拿起笔,往前一丢,没入山谷中。“啊!”星崎雪奈惊醒过来,捂着领口蹬蹬蹬后退几步,对许诚怒目而视:“你干什么?”许诚反驳道:“是我在问你干什么才对,我正在画画,你干嘛凑那么近,还用鼻孔怼我?”星崎雪奈的脸下意识一红,她也不隐瞒了,干脆道:“你的呼吸节奏不对。”许诚好整以暇的回道:“然后呢?”她运转着呼吸法,让自己冷静下来:“你明明已经学会第四层呼吸法,还骗我说不会。”“哦。”“……”哦你个大鬼头啊!星崎雪奈感觉天都被聊死了。许诚笑了笑,将画好的素描递给她:“别想太多了,你现在才第二层呼吸法,还早得很。”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却又好像承诺了什么。星崎雪奈怀疑许诚是不是在用某种套路PUA自己,心里暗生警惕,可又忍不住期待起来。她接过许诚递过来的素描画,只看一眼就呆住了。如果说第一张是抽象画,那第二张完全就是照片级别的写实画了,让人难以相信,两张画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星崎雪奈回过神来,开始仔细打量着纱理奈的画像,很快她就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美丽的少女。就在星崎雪奈想要回复一下许诚时,就听到一声巨响。啪!那是皮鞭抽打空气时发出的声音。星崎雪奈浑身一抖,下意识用双手抱紧了身体,扭头看去,发现许诚正在挥动着旅馆准备给客人的道具皮鞭。星崎雪奈瞪大双眼:“你……你要干什么?”“没干什么啊,你不觉得这皮鞭很好玩吗?”许诚挥动着手里的皮鞭,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向星崎雪奈走过去。见到许诚拿着皮鞭朝自己走过来,星崎雪奈只觉得浑身发软,背部隐约又出现那种触电般酸麻的感觉。她下意识往后退,同时喝止道:“你别过来。”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带着隐约的颤抖。见到星崎雪奈一副快要炸毛的模样,许诚没有再靠近,将皮鞭随手一丢,对她说道:“开个玩笑而已,何必那么紧张,认识画像上这个女人吗?”星崎雪奈松了一口气,才惊觉身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黏黏的十分难受。她强装镇定道:“我不认识,得回去调查一下,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等许诚把纱理奈带自己去的地址也告诉星崎雪奈之后,她就带着素描画,急匆匆的用瞬移离开了。等她离开后,许诚才低头看着地上的皮鞭,表情古怪。这女人,该不会是被自己抽了一顿后,打出了心理阴影吧?与此同时,用瞬移返回到自己家中的星崎雪奈,也是双腿一软,直接鸭子坐在地上。衣服内传来了粘稠的感觉,可能还得再洗一次澡了。“怎么会……这样……”她仰头的呆呆望着卧室书架上一堆关于SM情节的书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或许,可能,大概,恐怕是出问题了。……室户市,温泉山。秋宫月顺着隧道,进入到地下军事要塞改造而成的分部内。除了一年一度的聚会外,平时分部里的杀手并不多,宽敞的大厅内,零散坐着十几个人。见到秋宫月走进来,见到秋宫月走进来,这些人都是微微一怔,交谈声不约而同的停下了,用怪异的眼神盯着她。平时虽然这些杀手对秋宫月敬而远之,可想今天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不,应该是第二次,上一次是在她投完弃权票后,年轻杀手们对她的态度就变了。秋宫月冷着一张脸,无视这些异样的视线,朝荒川文泰的办公室走去。在秋宫月背对着时,大厅里沉默的杀手们,开始对着她的背影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秋宫月清晰听到他们的动静,她意识到,在自己养伤和消除后遗症的这段时间里,分部肯定发生了关于自己的事情,而且不是什么好事。走在幽暗无人的廊道里,前面忽然出现一个人影。秋宫月看过去,发现那是一个消瘦清秀的年轻人,大概十八岁左右,她立刻认出对方的身份——八司吉水,和月之族同为赐死者分部四大创始家族的八司家的后裔。八司吉水见到秋宫月迎面走来,下意识低着头,装作没看见对方。两人交错而过时,秋宫月骤然伸手揪住八司吉水的衣领,将对方往墙上一按。“啊!”八司吉水发出惊慌的叫声,却不敢反抗,弱弱道:“新月姐,你要干什么?”“你还肯叫我姐?”秋宫月冷哼一声:“为什么一直故意躲着我?”如果是以前,秋宫月绝不会再跟这些故意躲着她的人产生什么联系,人生有梦各自精彩就行。但是被毒蛇偷袭后,秋宫月意识到自己在赐死者中的处境变得危险起来。对她有敌意的可不止是毒蛇,还有大量指望津云真司给他们带回来完整呼吸法的三星杀手。这么多杀手对她有敌意,毒蛇的事情绝对不会是孤例,以后肯定还会发生。秋宫月不会认为自己一个人就能抵挡得住,她是一个实用主义者,察觉到危险后,立刻决定找回以前的人脉。八司吉水从幼儿时期起,就跟秋宫月认识,是她的跟屁虫之一,关系极好。虽然长大后渐行渐远,但以她对八司吉水性格的了解,知道对方肯定不是自己故意疏离的,将对方拉拢过来很有把握。听到秋宫月的质问,八司吉水露出羞愧的表情,低声道:“对不起,我……”家族的警告,加上从众心理,让八司吉水不得不疏离秋宫月,一直深感愧疚。“我没有怪你。”秋宫月整理着八司吉水被她弄乱的衣领:“你也是迫不得已。”秋宫月的体谅,让八司吉水非常感动,眼眶不由得一红。“明面上你可以继续跟我保持距离,但私下还是要保持联络。”秋宫月压低声音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分部是不是发生了有什么关于我的事情?”八司吉水犹豫了一下,低声讲述起来。原来这段时间里,分部忽然流传起一个传言,传言中,毒蛇和刺蜂外出做任务,却遭到了身份不明的男女的袭击,双双死亡。虽然没有明说这对男女是谁,但几乎就是明着指向许诚和秋宫月。现在很多三星杀手都向荒川文泰请求,要求调查真相。秋宫月面无表情的听完,总算明白回来时,大厅里那些杀手,为什么要用异样的眼神盯着自己看。这个流言,毫无疑问就是津云真司那个团体的手笔,直接倒打一耙。而且这个流言的高明之处在于,没有指名道姓。你敢站出来解释,那就是对号入座,你不解释,那就是心虚。本来年轻杀手们就对许诚和秋宫月充满敌意,这个流言恐怕会成为他们发泄的借口。秋宫月发现自己回来得还算及时,再拖延一段时间,等杀手们达成共识,那屎盆子就要扣上来了,到时候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变成稀宗日本分宗了。秋宫月将自己的手机号码报给八司吉水:“以后分部里有什么情况,记得及时通知我。”八司吉水意识到秋宫月是要把自己当成在分部的眼线,但也没有拒绝,默默的记下来。秋宫月又摸了摸八司吉水的胸口:“绑绷带了?小心发育不良。”八司吉水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连忙推开她的手:“你不要乱说,我可是男人。”说话的同时,八司吉水隐晦瞥了一眼秋宫月的胸围。“你还想一辈子当男人?”秋宫月反问了一句,也不等回答便转身离开,背对着八司吉水挥了挥手:“记得联络。”八司吉水望着秋宫月摇曳生姿的背影,那完美比例的腰臀腿,眼底充满了羡慕。秋宫月来到荒川文泰的办公室,汇报在灵子墓中发生的情况。不过,隐藏了许诚已经学会第四层呼吸法的事情,更不会说他可能已经得到灵子墓内的东西。说到最后,秋宫月提起分部里正在传播的流言,问道:“荒川教官,毒蛇和刺蜂是接受了分部的任务才进入灵子墓吗?”执行任务被杀,和私下行动被杀,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事件。“不是分部派遣的任务,他们是私下行为。”荒川文泰对秋宫月道:“不用担心,流言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也是时候该约束一下那些混账小子的气焰了,你的呼吸法已经修炼到第三层,积分也足够,我准备将你升为三星杀手。”“谢谢教官。”秋宫月脸色沉静,但内心却还是升起一丝激动。她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从一星晋升到两星,却在三星门槛前被阻拦了整整几年,浪费了青春期大好时光。现在总算迈过这道门槛,秋宫月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许诚的身影。如果不是他帮忙,也许她这辈子都无法更进一步。“我有一个新的任务交给你。”荒川文泰的声音,让微微走神的秋宫月反应过来,连忙道:“请说。”荒川文泰没有马上交代任务,而是问道:“你听说过三神器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