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何纾婕犹豫了下还是扣上了安全带,瞪了林毅一眼:“你开什么玩笑?”“知道是玩笑还这么认真?”林毅摇了摇头。何纾婕暗自腹诽,我害怕你真干得出来这种事儿!这小子,不按套路出牌。“我过来的事情,你解释过没有?”“解释过了。”林毅点点头,赵凯估计会胡思乱想,苏可念应该是挺开心的。引狼入室不自知的小傻子。以他对这两人的了解,心理是彻底研究透了。何纾婕说道:“那就好,否则我贸然空降过来怪尴尬的。”“我先去拿点东西,然后再带你去住处。”“好。”离开复印厂的时候,林毅后备箱又多出上万张传单。既然安澜学姐答应了帮他打广告,那么公告上贴点传单没问题吧,还有巷子里的电线杆子上,还能遮一遮那些非法放贷款,骗子,鸡的电话号码。也算是做好事了。车开到后街,就停在门口车位上。何纾婕看了眼店内的装潢:“比县城里还要夸张啊,店名取得挺不错的,看上去很高端。”“拿了行李就走。”等来到公寓,何纾婕抬头看了一眼,挺豪华的。“多少钱一个月?”“套间八百。”“?”何纾婕诧异道:“也就是说,我一个月工资两三千要花八百在房租上?”“有补贴,而且你可以找个闺蜜跟你合租,到时候就便宜多了。”“你想的倒是挺好啊!”何纾婕咬牙切齿,可恶的资本,不过倒是可以找闺蜜过来,徐雅婷不是也想来城里找工作么。何纾婕思绪电转,打算抽空问一下。林毅上了公寓电梯,这个价格很划算了,这里毕竟是轻奢路段,类似于未来的喜马拉雅,紧挨着新街口了。很多美女在这里进进出出,就是不知道是什么职业。林毅说道:“给你租了个套间,八十平跟你之前那个差不多,有空调冰箱和厨房,可以了吧?”“没问题,只要环境干净点就行,其他的无所谓。”何纾婕对住处没什么太大的要求,只要安全,干净就行。公寓还有安保人员,安全应该没问题,距离工作的地方也近,没什么好挑剔的了。放好东西,两人就离开公寓。来到店里,何纾婕在前台适应了一下,随后又看了看街道上其他店铺,好像没什么竞争力的样子。她知道这是错觉,她上学的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路边摊,还有便宜的奶茶这些了。不贵,又能解馋。“你店里员工过来了吗?”林毅坐在那码字,说道:“昨晚就过来了,人家可敬业了,当晚就去帮我发传单了。”“你是说我不敬业?”何纾婕倒是想听听他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现在没有地位压制,相反,她跟林毅的位置对调了,她也不好呵斥对方。说起来,还真有点怀念啊。何纾婕抱着胳膊,看着林毅。林毅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当然,他们的敬业程度没法跟你比。”“呵呵……”何纾婕看了看设备,她现在已经会用了,可是在江颖初店里学习了小半个月。只要肯学,似乎都挺简单的。现在,柠檬茶的配方她都会了。材料上也就青柠檬稍微贵点,产自国内长江以南,原产是东南亚的。“对了,供应链的问题你解决了吗?”林毅抬起头:“暂时解决了。”“暂时?”“对,先经营一段时间,我打算自己搞供应链。”何纾婕点点头,既然林毅都这么说了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她也不去多三到四,班门弄斧了。林毅看了眼何纾婕道:“以后,可以穿的正式点,好歹是副店长啊。”“那你说我穿什么?”“小何,你三围多少?”何纾婕冷笑道:“你就说我穿什么,我自己去买。”“行,要不要给你配辆车?”“真的假的?”何纾婕眼神一亮,还有这么好的事,林毅开宝马她都羡慕死了。林毅问道:“小牛怎么样?”“小牛!?”何纾婕诧异:“咳咳,没必要我又不是白富美,配辆一般般的吧……”林毅表情古怪,我说的是功夫牛啊。“行,我知道了。”“嗯嗯。”何纾婕适应了一下店里的环境,非常满意。胸口在挂个副店长的胸牌,地位直接就上去了,虽然是表面工程。傍晚,苏可念回来了。“可念。”何纾婕露出淡淡的微笑,还是有点尴尬。苏可念一时间居然不知道怎么称呼何纾婕,因为林毅昨天说不准她再喊何纾婕老师,怕影响不好。“阿……”“嗯?”何纾婕表情一肃。苏可念声如蚊蝇,小声道:“阿姐?”“乖。”何纾婕挺满意的。苏可念松了口气。赵凯干脆闭嘴,他可喊不出来:“何店长。”“嗯。”何纾婕一板一眼的,总算有点样子了,哪怕只是装出来的。眼看时间差不多,卞文耀和吴晓娟几个也回来了。吴晓娟看到何纾婕并不惊讶,之前她就是江颖初分店里的。所以,她消息比较灵通知道空降的副店长是‘何纾婕’。“何店长!”“何店长。”“何店长……”何纾婕也跟之前一样,打了声招呼。林毅眼看都认识了,于是说道:“走吧,吃个饭去,吃饭的时候慢慢聊。”门口,任明菲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呐。“林毅店里的店长身材真好,气质也好,可恶,林毅这个家伙,肯定不会去当一个正经的店长!”“不羡鸳鸯不羡仙,羡慕林毅每一天啊!”许士林发出感慨。张宇说道:“城里人,真会玩。”半小时后,湖北路。海鸿宴,这家海鲜餐厅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林毅来之前就已经订了个大型包厢:“不用客气,尽管吃尽管喝,付不起我们就留下来一起洗盘子。”“我知道了,到时候你肯定会先跑,把我们留下来洗盘子!”程巧已经被他忽悠过好几次了。林毅调侃道:“这都被你猜到了,行啊,程巧同学,听说你想进学生会?”“对啊。”程巧皱了皱眉,知道林毅还有后话。“正好,我跟学生会这一届的主席认识。”“啊这……”“你也不想被学生会拒之门外吧,程同学。”程巧顿时咬牙切齿,选择闭嘴。苏可念拉了拉林毅。林毅拍了拍她的小手,开玩笑呢,小傻子。“今天就不喝酒了,喝饮料。”何纾婕跟店里几个来自一个地方,接下来又是一起共事,话题就多了起来:“我认真想了一下,我们可以这样,白天五个人在店里,因为生意肯定会比较忙,晚上两个先走,第二天换班,因为晚上到了八点生意就不会那么忙了……”“我们听店长的安排。”林毅那边,程巧一个劲的给他暗示。林毅置若罔闻,涮着火锅。滴滴滴……不知不觉,都已经七点半了。林毅也是听到消息看了一眼才发现,原来是安澜学姐发来的信息。安澜:“林毅学弟,你怎么不在店里?”林毅:“学姐,我现在在跟朋友吃饭,安排事情,还没有结束,要不你直接过来。”安澜:“额,也行吧,你给我个地址。”林毅把地址发过去,心想学姐为了点赞助是真的拼啊,东奔西跑的,难怪她是学生会主席。不过也是,两万块钱相当于普通人一年工资了。给他,他也愿意跑。放下手机,林毅看向苏可念旁边的程巧:“程同学,要不要给你个机会?”“什么机会?你说……”“这样,我帮你约一下学生会主席,以后你可不能忘了我的好。”程巧眼前骤亮:“真的假的,你这么好心?”“你还欠我三百块!”“对不起,我错了。”二十分钟后,安澜来到饭店。她看了眼门口的水族箱,暗自腹诽。不愧是富二代,跟朋友吃饭都来这种地方。“您好。”“我找人,3号包厢。”“小姐,这边请。”哆哆哆……林毅几个聊得正欢,敲门声响起。“林先生,有您的客人。”“进来吧。”“林毅学弟。”安澜进入包厢,没想到有这么多人,但很快就适应了。“没打扰到你们吧。”程巧立马站起来:“安澜学姐,我是你的偶像,啊不是,你是我的偶像啊……”“学妹,你好。”安澜笑语嫣然的打着招呼,俨然一副交际花的样子。晚上的安澜乌黑发丝批了下来,穿着黑色的网纱拼接的连衣裙,看上去很性感,很唯美,又有点包殿月裙款式的影子。就这清凉简单的穿搭,分分钟展现出别样的万种风情。柔美,又有气质。几个男生都看直了眼。任明菲装模作样的打量了几眼,张宇和许士林躬了躬身,没敢多看。线,会裂开。何纾婕有些诧异,现在的女大学生是真开放。林毅喝了口水:“学姐,随便坐,服务员帮我们加点菜。”“谢谢。”安澜顺着凳子坐下。林毅不免多看了几眼,有一句说的好;低级色狼看脸。中级色狼看熊。高级色狼看臀。女生的曲线之美,是上帝的恩赐。林毅一刹那在安澜身上看到了秦依依的影子,但是秦依依没这么马叉虫。要知道,安澜学姐这种网纱连衣裙秦依依也有。只不过她没在外面穿过,对内她又什么都敢穿。不得不说,安澜学姐穿着真的很个性了,跟昨天晚上,今天早上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差感。以至于,林毅都有一瞬间的恍惚,总感觉走进了夜总会。因为,安澜学姐身上的衣服真的很像酒吧卡座上,那些女生的穿搭,很潮流很超前了。胆子小的女生,真不敢这么穿。服务员送来筷子,安澜倒是没客气,稍微吃了一点点意思了下。“店长,我们还有些传单没发完。”“我正好要去买点生活用品,可念,陪我去逛一逛吧。”“嗯。”苏可念轻轻颔首。何纾婕挺会看气氛的,几个员工在这里估计也不适应。出了门,吴晓娟看向卞文耀关心道:“别胡思乱想了,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啊。”卞文耀讪讪一笑,有些失落。这样的女生他真驾驭不住,做人贵在有自知之明。————程巧没有走,陪着安澜学姐说说笑笑,混了个脸熟,还不断给林毅倒饮料。任明菲则不断搭话:“学姐,我是商学院新生,以后还要学姐多照顾。”张宇和许士林当背景。林毅则说道:“我传单已经给学姐准备好了,等明天学姐让学生会的学长学姐过来搬走?”“行,我明天安排人过来,不需要太多,学弟信得过我的话,我来帮你安排。”“当然信得过。”安澜放下筷子,问道:“学弟,你有没有兴趣进学生会?”“我?”“不错,我帮你运营的话,当个年级学生会主席还是不难的。”从安澜的话语中,林毅听出了自信。林毅笑着说道:“学姐,我恐怕没什么时间,不过我朋友倒是对学生会挺感兴趣。”“程巧同学?”“安澜学姐,我很能吃苦的!”程巧认真道。林毅心想,你是来搞笑的吧。程巧就差说一句‘安澜学姐,其实我是个搞笑女’。不多时,时间来到八点半。任明菲看了眼时间说道:“老林,我要走了,你们慢慢吃吧。”“我们也走了。”安澜在旁边也坐不住了。结账出了门,林毅问道:“他去哪,这么急?”张宇提醒道:“约了女朋友看电影。”许士林又补充了一句:“今晚,他的床位还是赵凯睡。”赵凯剔了剔牙,看了眼那位安澜学姐:“我们要不要去上会网?”“好主意。”“走吧。”“毅哥,我们上网去了,你们去吧。”林毅不知道这几个小子搞什么鬼,就算他真跟安澜有一腿,旁边还有个程巧呢,这家伙现在就跟个跟屁虫似的,根本不懂得看气氛。“学姐,我去拿钱,上车吧。”“我坐后面吧。”“你坐前面吧。”程巧坐在车后面,面色漆黑。她还以为林毅真为了她特地把安澜学姐找来,亏她还感动的一塌糊涂,没想到这家伙已经把学姐给收买了。程巧觉得,她被林毅卖了可能都要帮对方数钱。还有个苏可念,比她更呆瓜。安澜坐在副驾驶,打量着车的内饰,还有个独特的芬芳:“学弟年纪轻轻的,开这么好的车?”林毅握紧了方向盘:“跟亲戚借来开的。”“那也是一种本事啊。”安澜莞尔一笑,亲戚能把车借给这位学弟,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了。林毅说道:“其实我更喜欢suv那种类型的车,视野好,开着霸气。”“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吧。”“学姐说得对。”全程程巧变成了哑巴,不知道的还以为被毒哑了。早知道,她就应该跟苏可念一起走的。在银行取了钱,林毅用袋子交到了安澜手中。安澜眼中带着笑意:“学弟,谢谢你对学生会的支持。”“小意思,我为学校做点贡献应该的,学姐要不要去店里坐一会?”安澜看向程巧:“学妹想进学生会?”“是的学姐。”“那就坐一会吧。”林毅不动声色,把车停好。这位学姐是位高端玩家,之前是他看走眼,也小看对方了。不过,能办事就好。最怕那种自以为高端,其实真的只是自以为,到了现实里就很拉胯。林毅这两万块钱可不是白给的,以后在学校里遇到什么事,处理起来也简单很多。聊了一会,安澜才起身说道:“学弟,明天你店还要开业就不打扰你了。”“程巧,你帮我送送学姐吧。”“哦好。”程巧对此并不抗拒。林毅也关上门,离开店里沿着学校路段,还能看到不少回来的学长学姐,随后脚步在一家正好关门的电瓶车店停下。“老板,什么牌子的电动车?”“雅迪、爱玛、小牛……”“卖电动车赚钱吗?”林毅递了根烟过去,说道:“我在对面也开了家店,奶茶店。”“哦~”店老板说道:“奶茶店可不好做,旁边开了三四家了,还是同一个人开的,我这生意加盟投资的,三年就能回本。”“那还不错啊。”“做生意不容易哦,买车代步?”林毅点点头:“买辆小牛吧,便宜点啊,以后就是邻居了。”“便宜个两百块钱,我总共才赚你百来块钱。”“行,就要这样吧。”何纾婕的代步工具有了,还是正儿八经的小牛,纯正的牛血统。林毅没回宿舍,开着电动车来到网吧。确定车已经锁死了,而且在门口监控位置。要知道,现在偷电瓶的极其猖獗,上个网弄不好出来电瓶就没了。赵凯几个机子都帮他开好了:“毅哥,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张宇羡慕道:“毅哥,你究竟认识多少漂亮的女人啊!”“简直一个比一个漂亮。”许士林也十分感慨。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吗?他们周围都是男的,林毅周围却全是女生,而且都是特别好看的女生。苏可念就不说了吧,就今天冒出来两个,一个新任副店长,还有个学生会的主席,这是在玩真实spy吗?“明天店里开业了,麻烦你们早点起来发传单,因为明天开学过来的学生有很多,你们就直接去学校正门口发,我已经跟学姐说好了。”“可以。”张宇点点头,跟林毅混赚了小两百块钱了,天天吃的还都是山珍海味。许士林也没意见,早起习惯了。打了会游戏,林毅给林国伟打了个电话,打不通,随后又给林筱薇打过去。“妈,林毅打来的。”“林筱薇,我爸呢?”林筱薇说道:“手机没电了,有事你说我帮你说。”“让我爸明天早点送你过来,九点钟开业,八点半到这里最好。”“行,我知道了,爸……”林筱薇刚想跟林毅说些什么,电话就挂断了。网吧里,林毅戴上耳机:“打游戏打游戏,生化模式,我有疯狂宝贝和镰刀。”“毅哥,疯狂宝贝假如用头套遮住脸,其实还是不错的。”赵凯眼前一亮:“同道中人啊,身材顶呱呱,其实灵狐者更不错,脸都不需要遮住。”林毅被整无语了。这几个单身狗居然开始歪歪游戏角色了。灵狐者这种大洋马你们也敢歪歪,是真觉得自己针能行?打着游戏,跟秦依依在企鹅上斗图。秦依依:你这些图片哪里来的?林毅:网上搜的。秦依依:你说我明天要不要去你店里?林毅:来呗。秦依依:算啦,我先去魔都,等下周六周日,我带荣雪玲她们一起过来。林毅:过来了我来安排。秦依依:嗯嗯,早点休息呀。几个人玩到凌晨两点,这次回到学校,翻墙。老校区围墙不高,而且有树,很多学长晚上都是翻墙出去上网,再返回的。这一来一去,树上都有脚印了。脚印层次不齐,放在走近科学再加点灵异元素,能水个十几集。回到宿舍,林毅更新了下新章节洗了个澡睡下了。—————第二天一早,林毅继续晨跑。安澜学姐仿佛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学弟,加油。”林毅总觉得,对方可能是故意的:“学姐,你跟保安室打过招呼了吧?”“打过招呼了,没事。”安澜虽然是学生会的,但还没有资格指挥学校的安保机构,但是这种小事不过一句话的事情,都是给学校做事。“那我就放心了。”“学弟,你店的消息我已经帮你挂在学校论坛上了。”“学姐,网站给我一下……”在操场上坐了一会,林毅给苏可念发信息去吃早餐。八点准,林国伟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口。林毅看了一眼:“林筱薇没过来是吧?”“送去学校了,她说待会坐地铁过来,你这店面可真大。”林国伟十分惊讶。梁雅香也跟着点头,比县城弄得还要漂亮,店的名字也很上档次。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敢想敢干。林国伟把一筐筐材料搬运到冰箱里,拍了拍手说道:“我跟你梁姨还要去逛逛街,玩一玩,晚上就不过来了。”“没事,你们去吧,城里开车小心点。”“嗯好。”送走林国伟后,林毅看了眼对面,居然也学着他开始发传单了。林毅嗤笑了一声,传单那点钱你都舍不得?林毅给何纾婕打了个电话:“喂,小何,你的代步工具到了。”“马上来!”何纾婕纷纷火火的跑过来,带着期待和忐忑。她脚步慢慢停下,看在林毅骑在电动车上的样子,脸都黑了。虽然她知道期望太高了,但当她看到那辆叫‘功夫牛’的电动车后,差点破防。“这就是你说的小牛?”“是啊,纯正血统。”“我谢谢你……”“不客气,老板体贴员工是应该的。”林毅想伸手拍拍何纾婕的肩膀,不过手停在半空中又收了回来,总觉得目前不太合适:“小何啊,做人不能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等什么时候我成了上市公司总裁,也就能给你安排一辆小牛了,彼牛非此牛。”“我岂不是给你干到死?”何纾婕无力吐槽。“咳咳……”何纾婕表情微变,刚才确实是她口误:“你成了上市公司总裁,有生之年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哦。”“生活嘛,总是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呵呵。”何纾婕笑了笑,这句话她高中听林毅说过一次。现在想想好像是这个道理,确实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啊,一开始她也猜不到会变成现在的局面。不多时,员工到齐了。林毅说道:“何店长,店里交给你了,加油,晚上我要看到第一天的营业额,我去跑业务了。”“放心吧。”何纾婕信心满满。林毅拉着赵凯几个,大早上就开始发宣传单。九点准,第一辆校车在门口停下。“学长,学姐,刚开业的奶茶店,买一杯送一杯啊,拿折扣卷还能打69折,还能吹空调拍照,就在后街‘雅客雅思’。”“学长,学姐……”“学弟,是论坛上说的那家吗?”林毅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学姐:“是啊,学姐也逛论坛啊。”“对啊,偶尔逛一逛,昨天正好看到了,给我几张优惠券吧,我喊宿舍的一起过去。”“谢谢学姐。”“再见。”学姐学长还是比较热情的,就算没那么热情也会表面热情一下。林毅本身就不可能说谁都会光顾,基本都是奔着学姐和同期妹子去的。任明菲回来后也加入了行列。众人怀疑他是打着发传单的旗号,物色漂亮的学姐,不怀好意。苏可念,程巧也早早的加入了行列。李怀舒也加入了其中,刚来学校也没什么人。终于,雅客雅思迎来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林筱薇放好行李后第一时间来到南大后街,随后瞪大了眼睛盯着店里的何纾婕,好像在哪里见过。林筱薇一个头两个大,好像是见过。这不是林毅高中班主任……什么鬼啊?林筱薇站在门口观察了一会,发现好像真的是她,但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什么情况啊这是?林筱薇掏出手机给林毅打了个电话。“你去店里拿点传单,来学校门口。”“哦……”林筱薇走进店里。何纾婕倒也没太在意:“林筱薇,传单在角落。”“哦,谢谢何老……谢谢何店长……”林筱薇差点喊漏了嘴。“嗯。”林筱薇脑子里乱糟糟的,抱着传单跑了。————校门口,有些男学长会主动去苏可念,李怀舒那边要传单,贱的要死。女学长则去林毅那边,有说有笑。“学妹,你是哪个学院的?”“航天航空……”“?”学长懵逼了一下,这不是南航专业吗?“学妹是在这边工作?”“临时工。”林筱薇强忍着不耐烦,她还是比较喜欢跟女生交流,男生一个个的问户口本呢?终于,林筱薇在校门口看到了林毅。苏可念几个也在,她还认识程巧和李怀舒。学长学姐们刚进学校,就看到公告牌旁边居然也贴着一张广告单‘雅客雅思’四个字尤为明显,图片就是店铺的样子,看上去好像是挺不错的。不过,公告牌挂广告真可以吗?看到学生会标志和印章,众人就明白了,应该是拉赞助给打广告。后街多了一家高端奶茶店,深入人心。学生会的速度也够快,一早上就把各各学院的公告上都贴了一张,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打广告的。花了不少钱吧?财大气粗。不过,店名深入人心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到中午。大伙出门来到后街吃饭,偶尔路过就能看到那家很不错的店,已经排着长龙。“我……我要一杯QQNN好喝到……”“我敲,这是什么尴尬到抠脚的鬼游戏?”“买一杯送一杯,半折,你就说你喊不喊口号吧?”“喊,喊,我喊还不行吗!”“他们家手打柠檬茶真不错,酸酸甜甜的非常清新,很冰凉,关键是和对面奶茶一样四块钱!”“我喝的金菠萝,三块五。”“我喝的柠檬百香果……”“店里还有空位吗?我想拍个照……”“同学,你先拍吧?”“谢谢。”何纾婕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按照林毅的说法就是压低价格,冲销量,金陵大学城这边最不缺的就是销量。奶茶本身就是暴利行业,成本价低的不能再低。像林毅这种直接在老父亲公司拿材料的,价格还能再往下压。“28号单,手打柠檬茶两杯。”“好的,马上就做。”店里忙的不亦乐乎,隔壁也有客人,不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何纾婕礼貌道:“同学,盖满五个印章可以换一杯珍奶,送上祝福语五次同样可以换取一杯珍奶。”“谢谢。”男生有些腼腆,多看了何纾婕一眼。对面奶茶店看着‘雅客雅思’的生意也来越好,咬牙切齿。这是一场无声的对决,客户争夺战。“店长,他们家照片只要四块钱,珍奶只要三块。”“我们也降价!”中年女性咬了咬牙,将价格给压了下来,还不忘在门口挂了个珍奶三块钱的牌子。好像是大势所趋,更多的人喜欢口味多样的果茶。奶茶,好像显得有些无力。下午,卞文耀挥舞着麒麟臂,手打着柠檬冰块,不亦乐乎。虽然累,但生活很充实。而且,听周围客户的评价还有祝福,他内心有着十足的满足感。何纾婕发自内心的笑了,生意实在是太好了。天天这样的话,她提成似乎能拿不少。————。零点中文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