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戴高乐将雪茄点燃,把火柴盒丢在茶几上,身体往后一仰,目光盯着高军,带着十足的压迫感。能被法国人送到西非来担任全权代表的,你觉得是那种浪漫的绅士嘛?坎贝斯托将尸体拿回来,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想要缓和双方的关系?亦或者想要从法国人这里得到更多!塞内加尔是法国在西非的“重要组成部分”,缺少了他,就像是西方失去了圣城!主要是脸面工作!谁都不希望在自己任上出事。高军目光在戴高乐的脸上扫了眼,双手一拍,吓了对方一跳,等后者将目光坎过来后,就很澹定的装作若无其事的对着手掌心弹了弹,笑着说,“蚊子。”“非洲的蚊子总是携带着病菌和混乱,但当它们全部都消失的时候,空气要不一定清新,所以,得需要有人来给这些蚊子适当的规矩,让他们明白,如果太张狂,恐怕,人了是会嫌弃他们的,不过,在这中间,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比如习俗、语言,总要有人在其中扮演中介的角色。”戴高乐的雪茄仰着一定的角度,听到高军这种自嘲式的发言,忍不住笑出声,“你的意思,你是蚊子和人类间的掮客?”高军沉吟了下,笑着颔首。“我知道你遇到了大麻烦,那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怎么样?戴高乐先生。”“那可不是麻烦,没有你,我们也会亲自带着小沪指们回来。”戴高乐将二郎腿放下来,表情陡然严肃道,“我们有这个实力。”“当然,当然,不过需要多长时间能够消灭坎贝斯托?三天?三十天?还是三个月?我这里正好有一份法国报纸《leoniteuruniversel》的一则消息,你想要看看吗?”高军从怀里掏出一份报纸,眼神看着戴高乐,字正腔圆的用法语读着上面的一句话:法国人再一次失败在非洲!“你想要看看吗?”高军说着就递过去,戴高乐脸颊略微抽搐,“我不看这种小道消息!”高老板很没绅士风度的耸了耸肩,将报纸塞回了西装里面。这报纸就是一份普通的法语报纸。神特么的《leoniteuruniversel》!法国距离非洲那么远,怎么可能送的过来,高军只是想要用这种吓唬一下对方,如果对方要脸,就不会真的仔细看。而按照他的情报显示,戴高乐有很深的近视眼,眼神看着很模湖,而他自己并不喜欢佩戴眼镜,这都是搜集到的情报。一名合格外交官的情报可价值不少钱。戴高乐捂着嘴巴咳嗽了两声,“我承认你说的对,但我并不觉得一名跟我们发生冲突的武装分子还有什么可以谈判的,我们需要的是一条听话的狗…”他停顿了下,然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可以将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转告给坎贝斯托。”我是傻子我才说!高军心里滴咕一句,就坎贝斯托那b样,他打不死你,难道还打不死我嘛?你看我这小身板能够抗几发子弹?高军只是笑笑,很澹定的样子,仔细沉思下了,开口说,“非洲就是这样一个混乱的社会,要是你们杀死坎贝斯托后,扶持起来的人又是一个白眼狼呢?”“我们只需要表面上的顺服!”“坎贝斯托也能做到。”高军连忙说。戴高乐身体一倾,“可他炸了我们的资产,还屠杀了我们的士兵…”“先生,这些都没有证据,你知道的,达喀尔三个人里面就有四个组织,坎贝斯托更需要西方世界的支持来保证他的统治,他可不会开这种愚蠢的玩笑,而且,如果发生大规模战争,恐怕这报纸上面对你的批评会更多,而且,你确定战争是检验你能力的唯一手段吗?”高军不等对方回答,就像是自问自答,很坚定的说,“不!”这倒是让戴高乐吓了一跳,就听高军继续说,“战争只是最后的手段,但却会让爱丽舍宫觉得你无能!毕竟,法国可不是美国,战争失去的可会是选票。”戴高乐皱起了眉头,手里拿着雪茄,陷入沉思。“你需要的是安稳!而坎贝斯托先生想要的是支持,也许你们之间存在误会,但你们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无可厚非,而且…”“你为的是谁打工?为了总统?还是为了法国人?或者为了家里的孩子?戴高乐先生,工作是国家的,命是自己的,你觉得当战争真的爆发的时候,这条街和那在联合国签署的烂条约真的能保护住你的命吗?恐怕,反而会多几枚炮弹吧。”戴高乐一下就激灵了!对啊,老子还没跑路呢,现在还是在塞内加尔境内,坎贝斯托要是来硬的,就靠在这的法外军团,能保护自己?他们是特种兵,不是超级赛亚人。高军看到对方的眼神一闪,心里就有底了。他嘿笑声,慢条斯理的说,“坎贝斯托先生的要求也很简单,他承认你们在塞内加尔的利益,而你们也要承认他的合法地位,仅此而已。”“就这样?”戴高乐说,他觉得这条件…好像很简单!欧美国家在海外扶持人,从来不在意对方曾经干过什么,就算你是小偷,你有我们偷的多吗?就算你是杀人犯,你有我们杀的多吗?反正只要你听话就行。就这个要求,老大我在你这里弄点钱,你就别逼逼,不听话就拍死!现在坎贝斯托愿意保证法国的利益,这就是核心根本,戴高乐怀疑的眼神在高军的身上瞥了眼,迟疑了下,“尼古拉斯先生,我能冒昧的问一下,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吗?”这老小子觉得自己吃回扣了。“我也想,可惜,这只是一次义务劳动,我只是觉得这些法外士兵牺牲的太可怜了,这些小伙子们需要回家,他们的家人也等着他们。”戴高乐一点都不相信对方的鬼话,但还是接着他的话颔首,敷衍了几句。“当然,最主要,我希望跟您有一份友谊,超出了国界和政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