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夜色幽静,月光里的江水闪着粼粼的银鳞。来自长江下游的驳船正趁着晚间的潮水,往上而来。驳船上载运着皮草,很多的皮草。这船货本是往那些江南的姑娘们嫩的像水一样,山林里这些粗狂的野兽皮毛,能让她们娇柔的身子多出几分不羁,在冬天里穿出几分和身边人不同的花样。可惜...长江下游的某一段儿,似乎出了点事,官府封了江。卖货的商家托人打听过了,这封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解,于是本着不折本的念头,便反向而行,定在了去上游的蜀地荣阳城郊卖。所以,唐仙芝才会那么晚得到这消息,继而匆忙地拉着白阎就外出了。这数条驳船的皮草买卖可并不少,周边小买卖的商贩、担货郎、茶果饮子香粥铺也决定“加个班”,趁着这趟机会多赚点儿钱。于是,集市就形成了。...此时,荣阳荒郊的一处码头,驳船上的皮草正在上牛车,然后一车一车的往那已经搭好篷子的集市里拉。皮质味儿,散的空气里都是。而远处集市里,已经有不少货卸下了,正整齐地排列在架在上,用吊钩悬着,以供赶集的客户挑拣。“老永,这皮草放那边,对对对...就是那一块多的地方。这次货多,地方就这么大,得紧点儿。”吆喝的是卖货商派来的。而老永则是负责打下手的。而这一次,老永把自家儿子小永也带来了。这小永并不强壮,反倒有些秀才的味儿,许是读书没读好,家里让他别读了,这才转来做这个。从读书人变成装卸汉,这小永心底自是郁闷,甚至有几分见不得人的感觉。他只是低着头,担着皮草,然后默默地挂着皮草。挂了半个时辰,他只觉腰酸背痛,便是抽泣了两声,然后擦去眼泪,侧头看了看身后,然后往一棵老树走过去。他想躲会儿。没多久,小永就坐到了老树背对着集市的那面,背靠着枯皱的树皮,蜷缩着,黯然着垂头。忽地,他感到好像有人在看他。小永急忙抬头,环视了一圈四周,但什么也没发现。“我为什么要来干这种活?我明明应该读书,做官,然后来管这些粗鲁的贱民...为什么,为什么就是没人赏识我的文章?我不甘心,我不甘心,那些大人他们难道看不出我文章里的字字珠玑吗?”小永咬着牙,捏着拳头,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中。他站起身,背后集市的光亮里传来老永的喊声,似乎老永发现他不在干活了,所以在找他。小永擦去眼泪,冷哼一声,都怪那老东西,没钱给他继续读书,也没钱给他给那些大人送礼,现在还要自己来干这粗活。这样的人,也配做爹?他不仅没回答,脸上还露出冷色,然后悄悄地往老林子方向走去。他要在林子里寻个安静地地方睡一觉,等白天了再去和老永汇合。小永走啊走,没一会儿身后集市就远了,灯光也暗了。而面前的林子影影霍霍,在月光里有些阴森。忽地,一座方方正正的奇怪屋子出现在了小永面前。那屋子很大,但小永从没见过这种模样的房子,像是一个巨大的石头棺材,又像个巨大的石头箱子...小永不好奇,他忽地心里生出了点惧意。他没有任何靠近去探索的念头,而是面朝着那古怪屋子退了几步,继而匆忙往来时方向走去。走着走着,他又觉得有些可惜。“不如去看看?万一...是什么了不得的机缘呢?”要不是这方方正正的怪异屋子不像仙人洞府,小永早就跑进去了。他边想边走。集市的光又再度出现在了他眼前,这让他之前的不安消失,安全浮现。于是,他又犹豫了。“这房子离集市这么近,不如去看看吧。这集市这么多人,又是在一个装卸繁忙的江边上,能有什么?”小永哼笑一声,“说不定富贵就在朝我招手了。”他主意顿时改变了,决定去看看。......“小永!小永!”“在不在,在的话应一声!”“小永!出来吧!”天近黎明,灰蒙蒙的。一个又一个人持着火把,在这老林子寻着,喊着。火光照在黎明前的灰色里,映出一个个人的脸庞。其中,最前的是一个身形健壮、皮肤枯皱,面目沧桑的壮汉。这壮汉正焦急地喊着:“儿子,儿子,你出来吧!你...你别吓爹啊!”这壮汉正是老永。这是他第一次带儿子出来。刚开始儿子还做的好好的,中间消失了一会儿,老永估计他是偷懒去了,于是只喊了两声便不管了,随后抓紧干活,以争取把儿子的那份也做掉。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就过去一个时辰了,小永还没出现。老永就觉得不对劲了,和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去找小永,但找了半天竟是找不到。老永这下子顿时慌了,忙寻了人帮忙一起找,可找到现在,附近的林子都找遍了,却怎么都没小永的踪迹...是的。什么踪迹都没有。老林子里有一大片光秃秃的湿泥地,这湿泥地如条黑袋子抄过林子中间,环了很大一块面积,如果离开老林子,肯定会经过这湿泥地。而从那湿地上走则必然会留下脚印,然而...并没有脚印。“老永,放心吧,这周边人来人往,也没听过有什么野兽毒虫。”“是啊是啊,要有野兽毒虫,不早就被人打了吃了么?哈哈。”“我看你家儿子是受不了这苦,自己跑了,你别担心了。”一群人纷纷安慰着这勤恳的装卸汉。老永叹了口气,他也不知咋办,不过儿子也老大不小了,这里确实没什么危险,应该不会有事吧?老永决定再等等看。正想着的时候,忽地另一边传来惊喜的声音。“老永,老永,来看看...这是不是儿子!”老永一愣,急忙跑过去,绕过一棵老树,却见到一个秀才模样的男子正低着头,蜷着身子,好似害羞无比地把头埋在双膝间。这男子感到周围有火光,忽地惊恐地抬起头,然后张开嘴,愤怒地喊道:“熄掉,熄掉,我不要光,不要光!”旁边的人根本不理他,老永上前捞起儿子的手,也没责怪他,而是道:“回去歇歇吧。”小永猛地缩回手,应了声:“好...好...但别碰我。”老永只觉得古怪,又不是娘们,怎么害羞成这样子?不过儿子才找到,他也不想说什么,便对着周边的人抱了抱拳,深深鞠了一躬,然后道:“诸位,多谢了!”旁边人都笑着道没关系,举手之劳。旋即,老永领着儿子回了集市附近的临时帐篷。小永一回帐篷,就急忙窜进去,然后缩在角落里,把头埋在膝盖之间,然后怪声道:“你出去,出去!别进来!”老永一脸迷惑,但看儿子情绪激动,便想晚点再说,于是道了声“你别多想,好好休息”,就掀开帘子暂时离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