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啪!啪!如水的月色里,黄鬃马载着一男一女飞快奔行。两侧霍霍树影,匆忙倒退,快速掠过。白阎有力的手臂一左一右持着缰绳,正有节奏地运力策马。大小姐微微伏着身子,面颊贴着马的鬃毛,她眼中正流露着悲伤。虽然悲伤,她却不说...不说,就是一个人操心。说了,白阎也得跟着操心。她在急速往后流动的夜风里轻轻叹息了声。钱花了...货没了...就连马车都丢了...她简直想哭。相比起来,刚刚遇到的那诡异的事都不那么可怕了。唐仙芝忽地侧头,看了一眼月光下身后少年坚毅的侧脸,在风里喊道:“喂,白阎,我这么说话你听得到吗?”白阎点点头。唐仙芝道:“我想起来发生什么事了,现在能说给你听吗?”白阎目光扫了扫周边,道:“说吧。”唐仙芝道:“我一直在车厢里待着,可待了一会儿觉得周围很安静,安静的古怪,我就下了车。车外面,集市还在,可一个人都没了,你也没了。我吓坏了,急忙去找你,可我想到你曾经和我说的那些有关鬼的事,于是也不敢发出声音,极可能地少做多余的动作。走了一会儿,我在外面找不到你,就去集市里面找你了。我找了很久,可还是一个人都没有。继续找,终于...我在堆积的皮草杂货箱子的角落里,看到了一道身影。那身影小小的,像个女孩,蜷缩在角落里,埋着头,好像很瑟缩,很害怕,给人极为压抑的感觉......”说完,她就沉默下来。白阎问:“然后呢?”唐仙芝道:“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再有意识时,就是你在我身后说话了。”白阎皱了皱眉,一瞬间他已经分析出了很多,但更多的疑惑却又随之生出。“大姐,按理说,你看到的那个缩在角落里女孩就是鬼,而她杀人规律必然会和蜷缩在角落这个姿势有关。可是你触发了它的杀人规律,甚至见到了它,但大姐你还好好地活着......”白阎没把“为什么”问出来。可唐仙芝却抿了抿红唇,垂眸看着鬃毛,轻声道:“我也不知道...”两人安静了数秒。白阎劝慰道:“别多想了,回荣阳城后好好休息,我再来这里探查,总会得到答案的......至于这个鬼的档案名...”他想了想,道:“就叫害羞鬼吧。”“害羞鬼?”唐仙芝美目眨了眨,“感觉一点都不可怕...不过,蜷缩在角落里埋着头,还真是有几分害羞的样子,这名字倒也起的恰当。”忽地,白阎猛然勒住缰绳,唐仙芝“哎哟”娇呼一身,身体往前冲去,却被白阎抬手压住。她抬头,顺着白阎目光看向远处,却见远处有一辆马车正落在荒野上。“是我们的马车!!”失而复得的喜悦让唐仙芝开心地叫了起来。可旋即,她又安静下来。因为,这突然出现的马车有些诡异。那两匹马倒是没什么,正在月光下低头吃着枯草,而拉着的车厢里却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安静的骇人...白阎道:“车厢里没有人。”他没听到呼吸,没听到心跳,也没闻到血腥味。说罢,他又抬手一挥,恰到好处的劲气成风,往前冲出,嘭地一声撞开马车帘子....月光涌入,一瞬间照出帘子后的模样。皮草都在!可却没有一个人!这马车,就好像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之前的混乱中,那抢了这马车逃跑的人却不见了!白阎双腿夹了夹马腹,黄鬃马便甩着蹄子往前走去。随后,白阎又好好儿把这车厢搜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只是木板上有一点血迹,渲开约莫拇指按下去那么大。“不是害羞鬼干的。”白阎很直接得出了结论。原因很简单...如果害羞鬼认识白阎,肯定会说:“八爷,你是知道的我,如果是我下的手,这人身上就没一块儿是完整的。”“难道是仇杀?但尸体又去哪儿了?”白阎摇摇头,当务之急不是想这个,而是赶紧把大小姐送到安全地方去。于是,他迅速地把黄鬃马系在了这马车上,稍加改造,让“双马拉车”变成了“三马拉车”,随后又让大小姐和他一同坐在御手席上,这才策马往荣阳城而去。......今晚的荣阳城热闹的很。一波一波的人想要入城,却都被拦在城外。城里的三千驻军算是全部出动了,持着长刀火把,死死地守在城门前,任由那些人怎么闹,都不放人。然而,这些能够去江畔集市赶集的几乎都是有钱人,而有钱通常又会和有权扯上关系,这城外站着小的高喊“放我们进去”,城里的老的又在边打点边解释“将军,那是我儿子,不是什么坏人”。这些“老的”们可不简单,关系七绕八绕,能绕到城主那儿去。就连城主此时也捱不过这许多人情,大半夜起床站在城门前,看着不远处那肃然而立的都头,有些无语。别看都头官儿比他小,可人家这是有渊源的,上接兵部,连外出自报家门都要说一声“某某某是他的恩师”,这是成派系的。而兵部中的将军有不少出自天策府。天策府上面通着的,又是武皇后。武皇后是什么人?天子都拿她没办法!所以,都头根本不鸟他这个城主。此时...这名为严颜的都头却只是神色严肃地站着,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火光灼灼,照的鳞甲上满是煞气的红光。东西南北四个城门都有着驻军,外面从江畔逃回来的人,那是一个都进不了城。这边正吵吵嚷嚷着,远处忽又马车疾驰而来,御手席上的少年俊朗,女子娇俏,端的如神仙眷侣...这马车才到门前,就有士卒上前拦人。“停车,今日荣阳城封城,不可进入!”那士卒远远喊道。白阎拉住缰绳,然后看了眼远处,目光恰好和那名为严颜的都头对上了。那中年都头神色里出现错愕,然后快步匆忙走来,大声问道:“可是剑山节度使大人?”白阎道:“是我。”严颜肃然起敬,恭敬道:“荣阳城都头严颜,见过节度使大人!”然后他一挥手,道:“散开,让节度使入城!”显然,他很会带兵,威望十足,只是说了一句,士兵便分开,让白阎策动马车入了城,这看的一旁的人目瞪口呆,然后更激烈地闹腾起来了。严颜却只吩咐了两句不许人进出、等候命令,便匆匆离去,策马随在白阎马车后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