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同学?同学?你听得到吗?喂?”轻柔但不失威严的女声在耳旁响起,驱散了层层包裹而来的束缚,黑暗如同潮水一般退去。他缓缓抬头,片刻后,眼神中的茫然和惊讶快速消散,及时表现出一点疑惑:“啊?”“问你话呢,你这都能睡着?”身前,一位容貌姣好的年轻女警又是惊讶又是有些气愤。“不好意思,昨晚没睡好,刚刚有点耳鸣,你刚问什么?”“在核对你的名字!”“哦,我叫……我叫程安。”他揉了揉眉心,一副宿醉未醒的模样,仿佛机械般念道:“22岁,历史系考古学专业大四在读,父母是海城本地农户,家中有一个妹妹,我的爱好是运动和小说。”“同学,可以了,这不是查户口,没问你的不需要回答。”女警瞪大眼睛,打断了他喋喋不休的念经,清了清嗓子,严肃地问道:“昨晚八点到十二点你在哪里?有没有见过死者?”“没见过,八点多在图书馆学习,十点半后绕学校跑步,十二点左右回到宿舍睡觉。”“其他室友都在吗?”“我没有室友。”“嗯?怎么回事?”女警要素察觉.jpg“这个宿舍以前有人熬夜打游戏猝死过,别人不愿意住,就我一人。”“胆子还挺大,那你跑了这么久,就没有看到过什么可疑的人?”“真没有……昨晚天气冷,我就只碰到那对情侣,大概十一点多他们在角落里玩,得亏是给我遇见了,不然要搞出人命来,嘿嘿。”似乎是逐渐恢复了精神,程安整个人都变得灵动起来。他一边说,一边还朝旁边办公桌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那边也是两名学生在配合协助调查,女的青春靓丽,眼神躲闪;还有个身材魁梧的男生怨毒地望了过来。女警暗暗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行了,在这签字确认,回去后如果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记得马上告诉你们校领导。”“好嘞。”刷刷几笔,大名签上。程安啪嗒一下拉开门,大步流星走出。“下一个!”他出来后,紧接着就有人走进政教处办公室,砰一下关上门。走廊上还等候着几十名海城大学的学子,均是今天接到通知,到教务处来协助警方,配合调查的。其中一人鬼头鬼脑的凑上来,颇有江湖义气似的拍拍他肩膀:“哎,兄弟,刚才里面问啥了啊?听说是昨天有人自杀了?嘿嘿,你知道是谁……啊啊啊?”他问到一半,突然眼前一片阴影笼罩而来,紧接着脑袋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有人死了你还这么兴奋,你还有没有公德心啊!”这男生眼冒金星,耳旁风声呼啸而过,待他茫然站定,眼前空空一片,哪还有程安的影子?不由气得大骂:“靠,神经病啊!”…………凉风习习,秋叶落黄,正是入秋时节。校园的一角,河水潺潺流淌而过,石桥上,做着热身运动的程安,直接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肌肉线条明朗的身材在学生当中足称罕见,再加上相当能打的颜值,时不时就引来路过女生的注意。他一会儿捏捏手腕,一会儿拍拍大腿,半晌后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平行世界的我?还真是穿越了啊。”上辈子的程安是个白天九九六、晚上六六九的正经打工人,意外死于一场车祸,英俊且早逝,令无数人扼腕叹息。然而死亡却不是结束,如今生命得以延续,就像是重获新生一样……嗯,不是像,这就是。对于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能够再次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了。程安现在对生命无比的热爱,恨不得当场拥抱他的大地母亲庆祝一番。所以,刚刚苏醒,发现自己在被审问时,他迅速消化了这身体原主的记忆,表现出没有什么异常的样子,以免被当作异端给带走。说来也奇妙,明明是另一个人的一生记忆,但没用多久,程安就将其全部吸收完毕。没有头痛欲裂的状况,也没有和自己原本的记忆出现什么冲突,这身体的大脑还挺发达的。但现在有一个问题。程安审视自身后发现,自己,或者说这具身体原主人此刻的处境,有些不太妙。“自杀”的学生,叫做秦东,是程安当年入学时的室友之一。在那件猝死事件后,秦东与剩下的另一人一起搬出去租房了,只有程安出于家庭贫困的原因,没有换寝,继续住了下来。这几年一直没什么事情发生,直到昨天晚上出意外了,秦东被杀害了。这绝对不是自杀,一个性格开朗,成绩优秀,家境优渥的人,这眼瞧着大四还有一年,就要毕业回去继承家产了,小日子过得顺风顺水的,怎么可能莫名其妙自杀了?难道是他写不出毕业论文,愁到自我了断了吗?鬼都不信!当然,程安不相信秦东是自杀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在今天上午,收到了一个未知号码发来的短信。上面说道:“你是下一个候选者。”然后,就刚刚中午,程安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就死了。在接受警察调查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突然暴毙了,暴毙得没有一点征兆。自始至终,那名负责询问他的女警,都没有发现自己眼前的男生在短短几秒钟内,先后经历了死亡、肉身被穿越这样的事情。这是明目张胆的刺杀!“秦东死了,程安么,原则上也是死了,那这个事情,不知还对我有没有影响?”在石桥上枯坐良久,突然“滴滴”的提示音响起,程安收到了对方发来的一条短信,附件是一张等待下载的照片。程安眉头一挑,没有看内容,而是第一时间就点开对方信息,拨打电话过去。“——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淦!你自己不想接就不想接,别让运营商来替你道歉啊!程安懊恼,在点击下载图片上确认。这张照片在短暂的延迟后,逐渐展现真身。他的目光也随之变得凝重起来。这是秦东死亡现场的拍摄。照片中,他衣着整齐,跪坐在学生床前,双手合拢掐着古怪的手决举过头顶。书桌前供奉着似神像、佛画一类的物件,但拍摄角度有限,看不真切。他的手腕处有深可见骨的一圈伤口,血液宛如蝌蚪般从上而下淌遍全身,想必这便是他的死因,割腕,失血过多。他身体上的血痕组成了一个个看不懂的符号,一眼看去,让人觉得又是诡异,又是压抑。程安好歹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心理素质堪称强大。但这宛如邪教祭祀的一幕,仍是看得人内心极为不舒服,一股子凉气从脊背上升到脖子。很快,程安收到了这个号码发来的另一条信息。“今晚十二点,白池山鹤唳岗望江亭。”看到这么个信息,他一下子感觉自己略有些僵硬,仿佛背后被毒蛇盯上的感觉。这个神秘人是想让我晚上去白池山见面?秦东是他害死的吗?我会不会因此再次死掉?要不要告诉警方?可是这东西邪的很,刚刚当着警察的面都能把我杀了,我好像没什么能力反抗他……要命了,为什么我一个普通人,新手期就能遇到这种事,天可怜见,我上辈子体能最好的时候一百米也才跑进十三秒啊……“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今晚就去看看!大不了就死了,就当没有重生过!”程安也不是什么优柔寡断的人,男儿自有三分血性。“滴滴滴。”这时他的手机再次响起。对方给他发送了一段视频。这一次程安没有任何犹豫,不再尝试拨打,直接点开下载。画面播放,一开始是一阵摇晃,随后静止,感觉像是摄像头正在被固定,呈现出背景,是在一个光线较为昏暗的空间里,看上方有倒挂的钟乳石,是一个洞窟。紧接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出现在镜头里,低着头咳嗽了很久,才声音沙哑地说道:“我是夏漱石,如果你能看见这个视频,说明我已经死了。”果然是他!程安目光一凝,又是惊讶,又有一种“果真如此”的宿命认同感。夏漱石,一个以江省高考状元的身份,本该去燕京大学这样的顶尖学府,却为了初恋,选择留在了当地就读的恋爱脑尖子生。他就是当初与秦东一起搬出去住的另一个室友。“此人若也真的死去的话,当初的302寝室,四个人,就剩下自己一根独苗了……”程安越想越觉得心中发毛,这不愧是标准的恐怖故事开局。视频里,夏漱石看起来有些悲哀绝望的样子,捂着脸沉默了很久,接着说道:“我的时间所剩不多,就长话短说了。“梦境世界是真实存在的,普世行走并非空穴来风,神明不是虚幻,我们称那个世界为,彼方。”说了两句,夏漱石突然没了声音。画面没有静止,能看到他的身体微微起伏的动作,眼神呆滞。“梦境世界?”程安急忙回忆了一下之前不被自己的重视的记忆。普世行走,梦境世界,这两个词,在这个世界非常热门。随便打开论坛一看,到处都有一些自称普世行走的人发帖子,诉说自己可以来往于梦境世界,介绍梦境中的见闻。还别说,他们一个个的,描述的都是有声有色,煞有介事。然而,对于这个现象,大家都是看个乐子罢了。或许有人当真,但大部分人不以为然。那些梦境游记,不是小作文是什么?程安作为当代科学文明笼罩下成长起来的大好青年,自然也不会把这种事情当真的。他早已经历过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类似的盛况,和当初大街小巷的学生们互相谈论某小说剧情、比拼某动漫里面的人物战力强弱,几乎没什么两样。毕竟,就目前来说,所谓的“异世界”相连,更像是一种属于营销的手段,说不定是为了造势,到时候出一款梦境世界网游。但现在看来……梦境世界是真的?程安信了三分。自己都能穿越了,有个梦境世界,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视频里,呆滞了许久的夏漱石继续说道:“星门对现实的渗透已经越来越多了,这个世界迟早会和彼方一样沦陷,恐怖会笼罩大地。”接着,他看向镜头,仿佛在和程安隔空对视:“我是幸运的,但也是不幸的,此去九死一生,倘若我真的回不来,在我死后,坐标就送给你了。“地址,你应该收到了,我把它放在南边中央第四块地砖“当然,如果你不想冒险,就让这个秘密永远封存;“选择权在你,祝你好运。”视频到此结束,夏漱石站起来时,似乎做了一个什么动作,可惜光线太暗了,无法看清。看完,程安久久无语。这算什么?一位被命运挑中的幸运之子,对同寝室室友的临别馈赠吗?还说,选择权在我?程安可不是什么容易被骗的小孩子了,听到这句话,他第一时间就检查自身。结果,果不其然地,在手腕上发现一个狰狞的血痂,色泽暗沉,隐藏在皮肤下,扣也扣不掉。而这个血痂的形状,赫然和照片上秦东做出的手势,一模一样。“……”艹!我就知道!他暗暗骂了一句,猜测秦东或许是第一个收到这个‘馈赠’后惨死的。而且秦东是死在宿舍里,并非像夏漱石那样一看就是冒险了很久的模样,不难推测,秦东收到这份馈赠后,刚刚开始尝试,就惨死于出租屋内。而程安原主则是第二个,他更惨,因为不敢做出尝试,当场暴毙。程安自己,或许会成为第三个?这东西到底是朋友的馈赠,还是诅咒,那也难说得很。事已至此,程安也不是个胆小怕事的人,既然躲不掉,这白池山是必须要走一遭了。就是夏漱石这小子,专挑自己的室友下手,嘴上说得好听选择权在你,实际上暗地里把你逼上梁山,还偏偏装个白莲花大圣人的模样,端得不是个好人!程安看了看夏漱石的视频,呸了一口。滴滴滴。手机又响了。但这次不是谁发的信息,而是一条新闻推送。“9月9日至10日晚凌晨期间,我省东部沿海地区将有流星雨现象,专家报道,本次流星雨来自素有吝啬鬼之称的室女座……”“海城电视台友情提醒,各位天文爱好者观测拍摄时,请注意好出行安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